当前位置:首页 > 手游 > 邕州老鱼丨卢舍那河(五)

邕州老鱼丨卢舍那河(五)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06-20 10:00:01


如果不是妲秀,一个飞洛河畔来的女人,那么美丽牧女男人的梦就可能永远只是可梦而不可及的梦而已了,当然对于美丽牧女来说那绝非是件坏事。


可坏就坏在那来自飞洛河边的女人。 
后来的事实证明那的确是件非常坏的事,因为她男人跟那来自飞洛河边的女人跑了,像水融入水一样,在她的视线里消失了,无声无息,尽管牧女自始至终都不能接受他俩一起私奔的事实。

牧女曾冒出这样一个在她日后看来自己都觉得惊讶的想法——嫁给憨男人后,就忘了自己是谁,跟着憨男人好好地过日子,任凭他打骂,只要他不委屈了自己就好。如果男人不喜欢卢舍那,不喜欢北方,她就跟男人去到南边,到飞洛河岸的某个僻静而优美的村落,看落花,听流水,还有那婉转动听的山歌,还有布谷鸟的叫声。后来男人确是去了南边,不过陪他上路的却不是她,而是和别的女人,那个她从未谋面的南方女子,也许她也长得水一样的晶莹妩媚。这是后来的事。


美丽牧女第一次冒出这样的想法是在她十六岁的某个风恬日美的午后,妩媚的阳光懒洋洋的在她白净的面庞上缓缓流淌,卢舍那的河水也温顺顺的从她的脚裸上流淌而过,河面的水泛起粼粼微波。


男人就坐在河对岸的一个小土丘上,环视着这壮丽的塞外奇景,一言不发,就这么呆呆地坐着,双手抱膝,把脑袋搁在膝盖上。那时的男人已是一个长满了胡子的“牧民”,只是没有北方汉子的高大强壮的体格,他矮小且瘦弱,脸庞的颧骨突出,似乎草原上微微的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得踉跄。


男人向来独来独往,寡言少语,他喜欢看天看地,却拒绝放牛牧羊;宁愿饿得用布带捆着自己的肚子,却拒绝吃手把肉,也宁可喝卢舍那河脏兮兮的污水而不肯喝奶茶和马奶酒。人们都说男人被他母亲的疯魂附体了,像他母亲一样疯疯癫癫那是迟早的事。


在卢舍那,人们早就无视他的存在,因为牧民的牛羊远比他重要得多,人们可能会为一只惨死在卢舍那狼嘴下的小羊羔而流泪甚至痛哭难寝,却能够平静的接受一个人的死亡。因为一个人的死,是他们的灵魂上天过着另一番幸福的生活。


别人当然不懂男人内心的想法,可是牧女的心里却是明亮得很——男人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南方的风景,尽管他自己也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风景。牧女喜欢男人那些关于南方,关于飞洛河,关于绣球,关于山歌,关于南方以南关于大海的种种梦境,那些梦境离奇而绮丽,有别于惨烈血腥的草原历史故事或传说的南方童话。


喜欢却不向往,羡慕却不企盼。她觉得草原才是她的生活,她的家,她的生命,她的梦,草原人离不开草原,就像牛羊离不开水草一样。正因为她喜欢男人近似呓语般的梦中童话,自然的也就爱屋及乌的喜欢上了这个“奇异”的男人。然而为了男人,她可以放弃在卢舍那的一切。她也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即使是多年后的回忆,也依然说不清道不明。只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就已经够她回味了一辈子。


2019年1月26日於南宁兴宁整理增删

音乐来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6-20 10: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